火币全球站下载官方

火币全球站下载官方

火币全球站下载官方

第一百一十三章:(1 / 2)

宗门大型灵器彻地飞梭以一种极速破开空气蔽障,承载着千竹山教的门徒弟子行驶向地下世界。

千竹山教这样的明州境大宗大派,门徒弟子逾万,这还仅仅只是名录在册,这些门徒弟子也有父母、妻妾、儿女兄弟,因此实际上的千竹山教,是一个聚居着几十万人的宗城。

不过这也是有着严格阶级划分的:

外门弟子,内门弟子,记名弟子,真传弟子,传承种子。筑基仙师,金丹宗师,元婴老怪。

外门弟子要承担绝大部分的宗门杂役,因此暗地里又被一些人嘲笑为杂役弟子,日常修炼时间十分有限,灵根资质稍差几乎根本就不可能筑基成功,不,是想晋升炼气后期境界都很艰难。

就像张烈此时眼前的陈康陈师叔,除非节日,外门弟子在宗门内只能穿灰黑道袍,陈康师叔能够穿蓝衣,是因为他已经过六十岁了,又在地下矿脉采矿管事的位置上已经干了一辈子,因此被授予内门弟子身份,但其实意义已经不大了,虽然很可能他自己不是这样认为的。

外门弟子服役二十年后,允许将父母带入宗门,允许有一位结发妻子,允许有一位侍妾,但是子嗣不能超过五人,每超过一个要么送到山下去,要么上交一笔不菲的灵石罚款。

每个月可以领取下品灵石五块,宗门杂役任务若无特殊情况,不得拖延,即便有特殊情况,也会被暗记一笔,影响未来晋升。

外门杂役弟子过得最苦,但人数却占宗门修士总人数的至少百分之八十以上。

内门弟子,张烈的三师弟安士杰,四师弟金祖志,两人都是这一行列,允许有一位结发妻子,允许有五位侍妾,但是子嗣不能超过二十人,每个月可以领取下品灵石十块,培元丹、蕴灵丹、辟谷丹等常用丹药两颗,每月都会有宗门任务派发的,若无特殊情况,不得拖延,不得拒绝。

外门杂役弟子若是劳苦功高,为宗门做出较大贡献者,可以六十岁后酌情晋升内门弟子,日常穿蓝、白道服。

内门弟子人数占宗门门徒弟子总数量百分之八到百分之十左右,比例会有所浮动,外门弟子加内门弟子数量占据整个宗门的百分之九十,不仅仅千竹山教如此,明州七派全部如此,甚至天下修仙宗门也全部如此。

剩下的百分之十,真传弟子占百之六,筑基仙师占百分之四,至于金丹宗师与元婴老怪,就基本不占据比例了。

真传弟子可以随意穿着改易自己喜欢的道服式样颜色,允许有一位结发妻子,允许有二十名侍妾,子嗣不能超过二十人,每个月还可以领取二十块下品灵石,培元丹、蕴灵丹、辟谷丹等常用丹药十颗,还有十年一换的辅助修炼器具:蚕丝道袍,峨冠、芒鞋、玉佩、清心蒲团等物。

真传弟子选择执事殿任务就很随意了,并且往往几年时间,才会被执事殿委派一次,若是觉得委派任务太频繁不合理的话,还可以向宗门进行申诉,不过这种情况很少见,至于真传弟子之上的传承种子……元婴老怪收徒弟了,至少也得是某位实力强横、位高权重的金丹宗师书徒弟了,才有这个炼气境弟子阶级,反正目前的千竹山教是没有的,也许暗地里有,只是大多数人不知道。

因为整个赤峰山脉、千竹山教,是建立在一座培养多年的四阶中品灵脉之上的,即便是凡人久居其中,也会去病延年延长寿命,虽然凡人消耗的灵气远远无法与修仙者尤其是高阶修仙者相比,但是任何宗门还是会有意识得限制宗门内凡人的总数量,以避免不太必要的灵气消耗。

地下矿脉距离地表八千米,哪怕彻地飞梭再怎么快,抵达地下矿区也是要用上一段时间的。

张烈坐在彻地飞梭内,观望着飞梭之外景物的变化,地底世界居然也有一些动植物,不知道它们在没有阳光的环境下是怎样生存下来的,当飞梭下降到一定深度之时,飞梭内部本来正常的光亮,突然间变成了暗红之色,同时四周有一阵阵刺耳的警报声骤然响起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地下鬼潮!?坐十次都遇不到一次,这次怎么就遇上了。”本来在闭目养神中的陈康,在警报响起后迅速直起身躯了,与他一般的还有彻地飞梭内的许多人。

“地下鬼潮,那是什么?”心中一边感慨着自己的主角待遇,张烈一边这样问道。

“倒也不用太过担心,小心一点就行了。恶性的地下鬼潮一千次也遇不到一次,这次看来也是正常的,一会抱元守一,清心打坐就可以了,虽然是挺折腾人的,但对于张烈你这样的真传弟子来说应该并没有大碍,就当作是修炼打磨自身神识了。”陈康的话是这样说的,但是下一刻,张烈的座位两侧陡然刺出四条灵铁钢圈,张烈一惊瞬间站起来让那钢圈圈了个空。

然而目光扫视,张烈发现飞梭内的所有人都没有躲避那灵铁钢圈,任由其将自己束缚住了。

“大家不要担心!这位是宗门新派过来的丹师,还不大了解情况,张烈你直接坐下打坐就行了,一会就过去了。”在陈康师叔这样吼的时候,张烈耳边传来阵阵的诡异嘶吼哭嚎之声,好像有许多许多的人,在经历着极其悲惨极其可怕的事一样。

同时,彻地飞梭内不知道从哪里涌现出大量的黑雾,自那黑雾当中好像有一颗颗红瞳鬼面似真似幻的飞舞,伴随着这黑雾,耳边传来的“地狱之音”也越见清晰。

张烈渐渐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,他迅速原地盘坐起来,抱元守一,坚守心神。

(从1947年至1991年之间,前苏联曾经开启过一个名为“地球望远镜”的疯狂计划,他们的研究方式简单粗暴,直接钻探,并且在苏联强大的国力主导下,成功向下钻探了一万两千两百二十六米,当钻探作业深入到一定程度时,将摄像机和话筒投入放到钻井底部,传回来的声音却好像是无数人身处地狱般的哀嚎,犹如世界末日一般恐怖。这段录音至今还被保持在BCC被称之为地狱之音。)

随着神识修为,内功修为的日益提升,张烈的记忆力越来越强大,晋升炼气后期境界之后,他甚至连自己上一世某一天看过的某一篇网页都能回想起来,此时此刻遭遇此情此景,张烈的心中自然迅速联想到这件事情,而在这一刻的彻地飞梭内部,伴随着阵阵鬼啸之声,黑色的气息犹如火焰般纠缠在在场每个人的身上,侵入其口鼻五识,试图侵夺修士躯壳。

而在盘坐于飞梭地面上的张烈面前,甚至有一大团黑色火焰凝聚为一名重甲持刀的鬼将,它红着腥红眼瞳嘶吼着,见张烈不肯睁开眼睛,越发怒不可遏,猛地举起手中的古锭长刀,斜斩而下,直直劈向张烈的面门。

虽然闭着眼睛,坚守自身五识,但其实张烈还是能够感知得到的,当古锭长刀几乎斜斜劈中张烈的面门额前时,这个男人骤然睁开了双眼,下一刻,鬼将的古锭长刀斜斩而过,犹如斩破镜花水月一般,泛起阵阵的虚空波澜。

再下一刻,彻地飞梭内的所有黑暗雾气,全部都消失不见了,耳边充斥的鬼啸之声也已消失了,只有张烈左侧额角留下的刀伤,以及缓缓流淌而下的炽热鲜血,提醒着张烈刚刚所经历的一切,并不是幻觉,至少,它并不是纯粹的幻觉。

(真作假时真亦假,假作真时假亦真?哪怕是幻术,只要受术者自身认为那是真实,那么那就是真实的。这……)触摸了一下,然后拿到眼前看着自己手指间的鲜血腥红,张烈似有所悟、似有所得。

在这个时候,整个彻地飞梭的光辉也再一次恢复正常了,身旁被座椅锁住的所有人,都逐一恢复了自由,观他们的情态,基本上都已经碰到过一两次这样的情况了。只要抱元守一,确定这鬼潮对自己没有威胁,那么就大概率真的没有什么威胁。

而张烈之所以会受伤,一方面是他的应对经验不足,另一方面则是他的神识修为,比之四周的人强出太多了,一定程度上引发了更为激烈的对抗性反应。

“噫,张师侄你怎么受伤了?还好伤得不重,你第一次应对这种事,难免吃没经验的亏,不过这事很少见的,你五年禁足又不需要出去,这一进一出,下次再遇到鬼潮的可能性很低了。”见到张烈因为遭遇鬼潮而受伤,陈康微微感到错愕,不大理解为什么真传弟子的神识修为为何会这样弱,不过他为避免张烈难堪,还是这样开解道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后面的飞梭内突然传来阵阵的惊呼叫喊声:“周显龙被鬼潮夺舍了,周显龙被鬼潮夺舍了!快快,快制住他。”

这个名为周显龙的修士,陈康明显是认识的,闻声神色一变,赶紧过去了。

张烈擦拭去自己额边鲜血,他自愈能力惊人,此时此刻额角处的伤口已经被木须般的物质重新合拢住了,若是不近距离仔细看的话,甚至都看不出任何伤痕,并且这伤痕也在迅速愈合当中。

四周的人很多,当陈康与张烈挤过去的时候,张烈看到的却是四周所有人身上的灵铁钢圈都解开了,唯独有一人未曾解开,甚至此时此刻还缠绕激荡起金色法力光芒。

“老李,老王,你们放开我,我没有事,我没有事!”

“我们不是好兄弟吗?你们不救我啊啊!”

这个激烈的挣扎扭动着,在他猛地回过头来的间隙,张烈注意到这个人的双眼已经大半被黑气覆盖住了,同时整个人都在向四周散发着一股阴森冰冷的法力气息,令四周这些常年从事于生产作业,几乎从不从事战斗的修士,手足无措,想要帮忙却又不敢近前。

“可恶,这可怎么办?老周被鬼潮夺舍了,现在一身法力已经开始转化,若是他完全被转化为鬼修,老周就完蛋了。”

“现在离矿区还有一段距离,我们能怎么办?又不能真的祭出法器打他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张烈从周显龙后面走过去,并指成剑一指击点在其后颈大椎穴的位置上,大椎穴又名阎王夺命锁,亦或称之为诸阳之会,处于背部位置的最高点,若是击点准确的话,可以一瞬间振奋周身阳气,贯通血络。因此张烈这准而重的一指下去,周显龙整个人身躯向前一撑,然后就迅速消停下来了。

张烈有体修法门封闭自身窍穴,兼备法力深厚精纯,并不像四周那些修士一样,畏惧鬼气侵染,因此他来到周显龙的正面,接连数指击点而下,封住其周身的法力灵力走向。只要这具身体里,还有着属于周显龙自己的法力,他的魂魄神识就不会完全被鬼气侵蚀,但在这种情况下,张烈也仅仅只有拖延之法,并没有解决之道,大地深处幽冥鬼气纵横,这是修道界的常识,但是张烈并没有料想到,宗门经营多年地下矿脉中同样存在这种情况,他事先毫无准备。

“好了,他暂时不会闹事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了,但是地下矿脉有专门处理这种情况的灵师吧?我的法子只能暂时保他性命,时间拖得久了,没有对应的解救医治,他还是会没命!”

“地下矿脉有专门的鬼道修士,能暂时让情况不恶化就行,老周这一次真是走大运了,居然碰到宗门真传弟子。”因为张烈身上道袍,明显异于四周的蓝、黑、灰道袍,因此四周的修士都是有些恭敬敬畏之神色,在地下矿脉长久作业的修士,大多数自己也清楚自己大道无望了,而只有像眼前这样的,宗门真传弟子,才有机会得证大道,为此界人族争夺生存空间。

力量的悬殊差距,地位的悬殊差距,乃至于未来晋升潜力上的悬殊差距,当然令在场大多数的修士心生恭敬敬畏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最新小说: 游戏从稻草人开始 up主的日常小男友 我在王者荣耀爆碎片 从斗罗开始推演诸天国漫 开局一群原始人 我老婆是赛丽亚 精灵掌门人 我真不是角色球员 我投篮实在太准了 从斗罗开始签到女神